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欧洲车企又担心中国镁“断供”,咋回事?-欧洲_新浪财经_新浪网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1-11-05 12:20   
摘要:html模版 欧洲车企又担心中国镁“断供”,咋回事?|欧洲_新浪财经_新浪网 原标题:欧洲车企又担心中国镁“断供”,咋回事?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 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因新冠疫情大流行而导致的芯片短缺问题困扰全球汽车行业至今。然而,“缺芯”难题未解

html模版欧洲车企又担心中国镁“断供”,咋回事?|欧洲_新浪财经_新浪网

原标题:欧洲车企又担心中国镁“断供”,咋回事?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

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因新冠疫情大流行而导致的芯片短缺问题困扰全球汽车行业至今。然而,“缺芯”难题未解,新的困局又已显现。现阶段,“缺镁”问题正在威胁各大厂商,特别是高度依赖中国镁供应的欧洲汽车产业。

镁是制造铝和钢铁的重要原材料,在汽车和航空航天等行业不可或缺。然而,由于近段时间以来中国镁的减产,给汽车制造带来了极大影响。在95%的镁都依赖于中国出口的欧洲,多家行业协会都呼吁各国政府与中国展开磋商,否则恐将面临今年11月底之前无镁可用以及无法造车的窘境。

从数据上来看,中国在全球镁行业中确实是不可或缺,产量长年占全球总产量的85%左右,其中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更是全球最大的原镁生产基地,2020年产量在全球占比高达42%。这一切都得益于当地比国外更具价格竞争力低成本炼镁法以及独特的镁产业链。

然而,产镁极度消耗电力,伴随着榆林市发改委9月13日出台严格的能耗双控新举措以及多种炼镁原材料的价格上涨,镁价也跟着水涨船高,从9月13日的3.25万元/吨飙涨至中秋节后的7万元/吨,10天左右价格翻了一番。

进入10月,特别是国庆节后,榆林多家镁企复工,炼镁原材料价格回落,镁价也开始下调。外界分析认为,目前镁供应没有问题,欧洲担心的“断供”不会出现,但镁业内分析师还是指出,镁市如果出现长期波动不仅会阻滞国外汽车行业,也会给国内镁行业下游企业和新兴产业带来生存压力和不利影响。

为此,日前在榆林召开的全国镁行业大会上,已有与会人士对行业发展建言献策;国际镁协也公开发出呼吁,倡导镁业健康发展;更多推动行业良性发展的方案也在业内讨论之中,但目前需要解决的难题仍然不少。

同时也要看到,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球需求都在下降。当前随着疫情的好转,经济出现反弹性恢复,短时间内对全球资源的需求都在增大,对供应链的压力也与日俱增。而目前国外疫情未完全解决,全世界的阻隔、供应链断链问题还很严重,国际物流体系受阻。另一方面,国务院日前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指出工业是产生碳排放的主要领域之一,对全国整体实现碳达峰具有重要影响。其中,明确点名有色金属行业。

镁的“供应危机”也是国内外形势变化的一个缩影,未来发展如何,还应“风物长宜放眼量”。

资料图:一名德国大众集团的工人在电动车生产线上工作。图自新华社

镁,是一种什么物质?

“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这是许多人学生时代都曾背过的化学元素口诀,其中,就出现了镁元素。

不过,相比于氢、碳、氧、硫、钙等元素,镁这种元素并不被大多数人所熟知,但其实,它是一种十分重要的金属元素。

镁的化学符号为Mg,原子序数为12,是一种银白色的碱土金属。镁元素在自然界广泛分布,更是人体的必需元素之一。

镁的化学性质活泼,能与酸反应生成氢气,具有一定的延展性和热消散性。在初中化学课程中,讲述了一个堪称是“必考知识点”的化学现象,那就是粉末或带状的镁在空气中燃烧时,会发出强烈的白光。

化学实验中的镁条燃烧 视频截图

镁是用途第三广泛的结构材料,仅次于铁和铝。镁的主要用途是:制造铝合金,压模铸造(与锌形成合金),钢铁生产中脱硫处理等,金属镁还可用于制取稀有金属。

长久以来,镁素有“工业调味品”之称,由于镁比铝轻,含5%至30%镁的镁铝合金质轻,有良好的机械性能,广泛在航空、航天上使用。利用镁易于氧化的性质,还可用于制造许多纯金属的还原剂,也可用于闪光灯、吸气器、烟花、照明弹等。

而在日常生活中,镁的应用与作用也是极广极大的。

药理学上,镁离子聚合物通常被用为泻药、抗酸药(胃药);此外,镁经常出现的另一个应用场景就是体育,运动员进行重量训练、攀岩或是硬举等运动时,在手掌沾的镁粉,实际上是碳酸镁,具有吸水和吸油性,可达到止滑作用,这在奥运会等比赛的举重和体操等项目中都可以看到。

碳酸镁在体操运动员的比赛中经常被用到 图自东方IC

汽车生产不可缺的镁,在欧洲告急

在英国《金融时报》10月19日的一篇报道中曾提到,虽然芯片短缺一直是今年汽车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但如今焦点又转向了镁短缺。镁是生产铝合金的一种重要原材料,这种金属能让汽车铝材变得更硬、更轻、更容易焊接。

一般而言,汽车用铝材中,镁的含量约为3%至5%,在汽车变速箱、气囊周边、座椅框架和油箱上都能找到镁的身影。法国《回声报》(Les Echos)援引开普勒盛富证券公司分析师们的话一语道破:“镁对维持汽车产业的正常运转,和对维持人体生理正常运转同样关键。”

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估算,汽车行业在全球镁消费市场上的占比为30%至35%,每辆汽车平均要用掉15公斤镁。由于镁的性能特点优越,也在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眼中成为“香饽饽”。美国银行分析师们警告称:“‘缺镁’可能会导致铝材短缺,从而给汽车制造带来影响。”

不仅仅是在汽车行业,因为镁是制造铝以及钢铁的关键原料,所以这种金属还被广泛用于电子产品制造、航空航天行业等其他重要领域。

《金融时报》:中国镁的短缺威胁到全球汽车业

对于镁,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关键信息点就是,中国在全球相关产业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无论资源总储量还是总产量均为世界第一。《金融时报》称,由于近段时间以来中国的减产,整个欧洲的镁储量正处于一个“危险的低水平”。

据报道,本月早些时候,德国有色金属协会(WV Metalle)就已发表了一份声明,呼吁德国政府紧急与中国展开磋商。声明称,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镁储量可能在今年11月底之前就耗尽,如果出现供应短缺,就可能出现大规模减产的情况。

10月22日,其他各家欧洲行业组织也发布了共同声明,包括欧洲铝业(European Aluminum)、欧洲金属协会(Eurometaux)、全球产业总工会(IndustriALL)等。它们也称,欧洲95%的镁都是从中国进口的,除非储量得到补充,否则预计到11月底,镁就将耗尽。

“从2021年9月开始,中国镁的供应要么停止,要么大幅减少,导致了前所未有的国际供应危机。”声明称,欧洲各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应当“立即与中国合作伙伴采取紧急行动,缓解短期的严重短缺问题,以及对欧洲工业的长期供应影响。”

欧洲金属协会还称,在21世纪初,由于中国镁的价格低廉,欧洲本土的镁行业基本都关闭了,“从长远来看,欧洲国家应当考虑是否能够重启国内镁生产”。

由于目前镁的供应量很小,库存也不多,价格也出现了飙涨。德国矿产资源局称,自今年8月份以来,欧洲的镁价已经上涨160%,接近每吨1万美元。

路透社:欧洲业界呼吁欧盟与中国就镁短缺问题进行磋商

事实上,除了欧洲,美国也受到了镁短缺的影响。

美国彭博社就指出,美国最大铝坯生产商马塔尔科公司(Matalco Inc.)近期向其客户表示,由于镁短缺,该公司最早可能在明年减产并限量交货。美国最大的原铝生产商美国铝业公司(Alcoa Corp.)也表达了对镁短缺的担忧,一些供应商已经暂停交货。

英国巴克莱银行(Barclays)分析师阿莫斯?弗莱彻(Amos Fletcher)在一份报告中这样指出:“在生产铝板和钢坯中,没有镁的替代品。因此,如果镁供应停止,整个汽车行业可能将被迫按下暂停键。”

“世界镁业在中国,中国镁业看府谷”

如此看来,中国之于全球镁行业的重要性是无法替代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从一组组数据便可充分知晓。

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协会镁业协会的资料,中国镁资源总储量占全球约22.5%,位居世界第一。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数据,全球镁锭每年产量约在100万吨左右,中国是全球镁锭主产国,近五年市占率均保持在85%以上,《回声报》更是称这一数字达到了90%。

2019年全球镁总产量,中国占比超八成 图自彭博社/数据自USGS

可以说,全球镁市场对中国依赖明显。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中国累计出口的各类镁产品达30.6万吨,同比增长20.81%。中国有色金属协会镁业协会预计,今年前10个月,中国各类镁产品产量预计达69万吨,其中一半为国内消费,一半用于出口。

目前,欧洲地区是中国镁出口的第一大市场,其次是北美地区,紧随其后的则是日本和韩国。特别是欧洲,当下约95%的镁需求量都依赖于中国供应。

在全球范围内,镁产量集中于中国;若放眼中国,镁产量则集中于陕西省;而在陕西省内,榆林市府谷县又遥遥领先。

如今的榆林市,已成为我国重要的金属镁生产基地,其巨量的原镁产量甚至直接影响着全球金属镁的市场行情。凭借丰富的资源,榆林市也已形成了一条上下游产业配套齐全的产业链。

2020年,府谷县原镁产量约为48万吨,占全球和全国总产量比例分别是42%和50%,可以说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金沙网址4开头的。该县现有镁企三十多家,原镁产量已连续10年稳居全球第一,预计到“十四五”末,全县镁及镁合金产能将达到100万吨。

金属镁产业在府谷已成为重要支柱产业 图自府谷县人民政府网

“世界镁业在中国,中国镁业看府谷。”上海有色网(SMM,Shanghai Metals Market)镁业分析师刘浩告诉观察者网,这是行业内形容当地镁业的一句话。

刘浩介绍,中国镁业的优势在于,将“皮江法”炼镁与焦化产业组合形成产业链,利用炼焦产生的焦炉煤气作为“皮江法”炼镁的燃料,可充分利用能量资源,降低生产成本,使“皮江法”更具竞争力,在价格方面占据了全球优势。

《金融时报》在其报道中介绍道,曾几何时,包括挪威最大工业企业海德鲁公司(Norsk Hydro)在内的欧洲企业曾生产过镁,但后来停止了生产,主要原因就是它们无法与成本更低的中国生产商竞争。

刘浩表示,府谷地区镁冶炼之所以异军突起,靠的是府谷县独特的资源利用型镁生产循环经济产业链,将“低阶煤高温热解或中低温热解”后生产的煤气作为燃料生产金属镁,不仅实现了煤气回收,极大的节省了燃料成本,还建立了原煤?煤炭热解?发电?硅铁?镁冶炼等相关循环产业链。

这种府谷地区独创的“镁冶炼循环产业链模式”,让陕西镁协获得了国际镁协(IMA)2012年度环保责任奖,这是该奖设立70年来,第一次颁发给中国组织。

资料图:2020年4月27日,一位工人在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一家镁企车间工作 图自新华社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镁还是极度消耗电力的。《金融时报》称,生产一吨铝的耗电量通常为16兆瓦时,耗能本已很高,而生产一吨镁所需要的的电力则高达35至40兆瓦时。

虽然中国此前在能源方面高度依赖煤炭,但作为全球气候问题上的负责任大国,我国已明确力争于2030年前碳达峰,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双碳”目标)。为此,全国各地都已制定了详细的减排标准,这也是近段时间我国出现个别地区电力短缺和工厂停产的部分原因。

9月13日,陕西省榆林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发了《关于确保完成2021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的通知》,要求自9月起对部分用能企业实施限产、停产等调控措施,调控事件从今年9月至12月。其中,有40余家镁厂或停产、或压减产量50%。

据榆林市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9月份,榆林金属镁产量3.49万吨,同比下降了39%。

三因素致镁价飞涨,中秋节后达历史高点

也正是从9月起,镁市行情成为了热议焦点,多种因素制约着全球镁供应,导致镁价不断走高,令人瞠目结舌。其实,受疫情后工业需求上升与产能环节影响,国内镁价自去年年底开始就已触底反弹,镁锭价格达到1.57元/吨。进入2021年后,价格更是加速上涨。

9月中下旬开始,由于镁的供给大幅减少,以及原材料成本问题,镁价从9月13日的3.25万元/吨升至中秋节前的4.5万元/吨,中秋节后又升至6.5万至7万元/吨,10天左右价格翻了一番。

《 中国有色金属报》实地走访府谷地区后分析认为,此次镁锭价格上涨主要原因有三方面:

一是原材料出现供应缺口,价格上涨。今年以来,镁锭的生产原料硅铁价格由年初的5600元/吨上涨至2.2万元/吨,煤炭价格由350元/吨涨至1500元/吨,硅铁和煤炭价格屡屡创新高,居高不下的生产成本给企业生产经营带来不小压力,有段时间煤炭甚至有价无市,极难采购,有镁冶炼企业被迫减产,甚至停产,导致成本上扬,推动镁价走高。

二是受环保因素影响镁产能下降。2019年,榆林市推出兰炭行业升级改造绿色发展三年行动方案,根据国家发改委产业指导目录的要求,对单炉产能7.5万吨以下的兰炭生产装置进行升级改造,冶炼配气工段由于和兰炭生产装置交集,各原镁生产企业纷纷开始提标升级改造,加大资金投资力度,使生产成本增加,是镁价上涨的原因之一。

三是能耗双控力度加大。9月13日,榆林市发改委发布了有关通知,要求自9月份至年底,对部分重点用能企业实施限产、停产等调控措施,涉及40余家金属镁冶炼企业。9月20日,府谷县第一批能耗双控重点调控企业停止生产供电措施,其中包括兰炭、镁行业企业。府谷县的镁产量占全国总量的一半以上,该地区停产势必影响国内产量总值和镁锭价格。

榆林市发改委《关于确保完成2021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的通知》

SMM镁业分析师刘浩也认同这样的分析,并认为能耗双控力度加大是引发9月镁锭价格暴涨的决定性因素。而除上述三个重要因素之外,他还提到,今年年初春节过后,国内镁价整体一直处于上涨的态势,这导致了市场投机心理增加,产业上下游情绪极度高涨,随着下半年主产区限产措施下达后,镁价开始失控暴涨。

受此影响,欧洲镁行业的供应链困局已经完全显现。如若镁市长期处于这样的剧烈动荡中,还会产生什么其他不利影响,特别是对我国而言?

对于这个问题,刘浩表示,以镁合金为例,这是一种优异的轻量化结构材料,目前我国镁合金正处于推广应用的关键期。原材料价格的大幅波动,会给镁合金下游企业带来很大的生存压力,这样对推广镁合金应用以及保护镁下游新兴产业都是极为不利的。

10月复工复产后镁价回落,市场仍有观望情绪

进入10月以来,镁企的主要原材料煤炭和硅铁的价格出现大幅回落。10月27日,动力煤主力合约报1144.6元/吨,跌幅达10%,创下一个月以来收盘价新低。

同时,在国庆节假期过后,镁市的运行也开始有所稳定。《中国有色金属报》了解到,府谷地区工厂自10月1日起陆续复工复产,运行产能普遍维持在40%左右,至10月9日,府谷地区99.9%镁锭主流出厂含税现金价为5万元/吨。

另据行业信息网站尚镁网的数据显示,10月27日,府谷地区99.9%镁锭主流出厂含税现金价约为4.3万元/吨,较前一周回落约10%,较9月23日7万元/吨的历史高点价,回落近四成(39%)。

彭博社:“镁危机”出现缓和迹象

中国镁价格走势曲线图:今年9月暴涨,10月有所回落 图自彭博社/数据自亚洲金属网

部分镁企的复工复产以及原材料价格回落,使得镁价9月疯狂上涨的局面得以结束,价格有所下跌,但仍处于相对高位。

综合《中国有色金属报》等行业媒体的消息看,部分镁企仍处于观望状态,且观望情绪较浓,对价格上涨仍有一定的担忧,认为后市不可盲目乐观。不过,也有行业人士透露,虽然榆林当地复工率不高,但从数量上看,仍可满足刚性需求,只是价格比较坚挺,并不会出现欧洲担心的“断供”问题。

有色金属行业网站SMM了解到,国内部分工厂通过灵活调配自身产品比例,正在降低部分高能耗产品产量的同时,尽力减小能耗双控对镁锭产量的影响,但后续情况仍有待观察。

国内外聚焦镁业健康发展,行业内部早有讨论呼声

据《中国有色金属报》报道,10月19日,由榆林市人民政府、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镁业分会主办,陕西榆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府谷县人民政府协办的2021全国镁行业大会暨镁业分会第二十四届年会在陕西省榆林市开幕。

报道称,本届大会以“绿色冶炼、低碳发展,构建镁业共赢生态圈”为主题,深入贯彻落实“双碳”目标,践行镁冶炼绿色低碳发展新理念,促进镁行业高质量发展。

会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党委副书记范顺科在致辞中分析了镁价暴涨对镁产业运行带来的困难以及面对产品价格高企、“双碳”目标要求和国际形势不确定性等因素的影响,并对镁行业发展提出三点建议:一是要坚定信心,镁行业仍然大有可为、大有作为;二是要坚决贯彻新发展理念,要坚持创新和绿色发展;三是要主动融入国家战略,构建镁行业双循环新格局。

榆林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陈忠则在会上表示,榆林作为镁的主产区,下一步要加快行业升级改造,探索利用新能源,率先建立镁行业互联网应用平台,推动镁行业环保治理与镁企数字化转型。

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一家镁企复工复产 新华社视频截图

在历经了近段时间镁价的快速上涨后,国际镁协10月8日曾发出公开信,对原镁价格的不可持续上涨深感关切,倡导镁业健康发展。国际镁协表示,该协会正与其全球业界合作伙伴一样表示担忧,并鼓励和支持行业变革,以提高镁产能和促使价格回归合理区间。

同时,国际镁协坚持认为,镁价的上涨是短期的,镁的价格和供应将在2022年第二季度恢复到更为正常的状态。

SMM镁业分析师刘浩告诉观察者网,事实上,对于稳定镁价、提高镁产能以及推动镁行业健康发展,该行业内部此前已有许多讨论。

不过,据刘浩了解,由于目前镁锭产品标准不够细化,相比于其他有色金属,行业盘面体量也比较小,许多问题都需要整个行业共同努力才行。

相关的主题文章: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2.htm